👉 歡迎加入奶熊telegram

 

讀Aaron Blabey的繪本《贏家豬》(Pig the Winner),我馬上想到我看過無數次的喜劇影集Friends。

Friends眾多角色裡,我最喜歡Joey Tribbiani,他原本是個窮困潦倒的演員,最終成為肥皂劇主角。

有一集描述他提名肥皂劇獎演技獎項,與好友Rachel一起盛裝出席,演練了「優雅輸家臉」 (Gracious Loser Face),若是在鏡頭前聽到頒獎人宣布贏家不是自己,就微笑、鼓掌,就算輸了難過,還是為得主喝采。

結果頒獎人宣布得主是別人,Joey竟然完全忘了「優雅輸家臉」,大罵髒話,輸不起的醜態都被電視即時轉播,甚至自己稍後當頒獎人,幫別人代領獎項,趁機大肆發表得獎感言。

《贏家豬》裡的主角Pig跟Joey一樣,是一隻輸不起、時時想當贏家的哈吧狗(Pug,或稱巴哥犬)。

Pig總是人生勝利組,選犬比賽當冠軍,跑步第一個抵達終點線,下棋、打牌、打球都稱王。

但,Pig總是不擇手段取勝,輸了耍賴大哭,贏了洋洋得意。

作者Aaron Blabey的畫筆生動描繪Pig的貪婪表情,圓眼呲牙裂嘴,造型非常爆笑。

獲勝是光彩時刻,煙火燦爛,聚光燈鎂光燈閃爍,得主激動落淚,感謝上帝父母伴侶師長山川河流銀河宇宙,誇張呼喊榮耀,真情流露,無需特別演練。

認輸就是人生課題了,「優雅輸家臉」需勤加排練,得主不是我,輸家仍須保有風度,沒機會致詞,沒機會哭喊上帝,明明心冷還得硬擠出熱笑,臉再僵都得逼迫法令紋上揚。

贏家大可落淚,輕微失態,但輸家就得動用所謂「風範」,才能保有器度風采。

人生的殘酷在於,輸居多,勝稀有。

運動賽事是殘酷廝殺,金牌衝過終點線,記者湧上,身體馬上沾染榮耀金粉。

那輸家呢?喪氣臥地,多年的苦練付之一炬,肌肉枯萎,夢想成灰燼。但,輸了,就代表失敗嗎?有次我看奧運轉播,四百公尺接力決賽,鏡頭聚焦金牌得主,然後轉向銀牌、銅牌,最後記者訪問了第六名的隊伍,四位根本沒得牌的跑者對著鏡頭開心笑著說:「我們第六名!真不敢相信!我們創了我們的最佳記錄!」這些跑者擁抱彼此,開心叫跳,其實根本沒機會上台領獎,但他們是奧運第六名,這絕對是美好的回憶,可以說一輩子。


我們的教育總是強調輸贏,焦慮的父母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所謂的「學霸」備受讚譽,考試高分,似乎就預約了未來的人生榮景。於是,很多孩子都很像是《贏家豬》裡的Pig,野心勃勃,只想取勝。但,孩子們最需要學習的,是如何認輸。競爭、取勝的心理當然是重要的人格培養,但我們大人都清楚,很多時候我們用盡了力氣去爭取,依然只能飲恨當個輸家。輸了,就會誘發負面情緒,孩子們必須學習接受失敗,學習以放鬆的態度看待輸贏,全力以赴,但願意服輸,來日再戰。

我在台灣發行的文學小說,在知名網路書店的即時排行榜,曾「高達」57名。

我興高采烈馬上截圖紀念,57名哩,我這微小無名作家,竟然入了百大,且取得57名的位置,這真是值得燃放鞭炮、哭喊上帝。我從小學科成績其實很不出色,文科突出,但數理分數總是悲苦,國高中的排名都很慘澹。

我就讀彰化高中時,當時的曾姓校長忽然決定召集全校所有班級段考名次倒數十名的同學,到禮堂聽他訓斥,我就是其中一員。那位校長諄諄教誨,斥責我們這些落後的學生,語氣極差,許多同學覺得極為丟臉,甚至偷偷哭了。

我沒哭,我當年就察覺到這位校長的武斷與偏頗,為什麼,一切只剩下段考分數?

校長大人沒花一分一秒卻認識我們的獨特人格,只用學校的考試成績,就評斷我們就是一群「需要訓斥的落後同學」?我沒哭,也沒覺得自己輸慘了,我知道自己要撐過這段灰色,我的彩色人生,台上那個吵死人的校長怎麼可能會懂呢?

請各位焦慮的家長回想一下,我們求學過程中,那些很像是《贏家豬》主角的同學,後來,有真的就是一路長紅,永遠勝利嗎?

後來,有比較健康,比較快樂嗎?或者,誠實問問自己,有沒有好好學習過,該如何認輸?

我曾經是升學體制裡的笨蛋學生,數學考零分,排名倒數。

我曾經是文學獎的首獎得主。我寫的書從沒進入暢銷排行榜前十名。

我偶而贏過,但絕大部分,都在認輸。第一名是我,最後一名也是我。什麼名次,我都清楚自己的付出。

若有一天,我有機會上台領獎,我要感謝我逝去的父母。

我中學時代的成績單寄回家,排名倒數,數理分數鮮少超過兩位數,但他們都沒生氣,沒斥責。有一次,數學考卷必須給父親簽名,他看到上面的成績是33分,抬頭看我一眼,把父親的焦慮吞下,簽名之後,只問了我一句:「暗頓食飽未?」(晚餐吃飽了沒?)

那是父親的叮囑。輸了沒關係,要吃飽,要健康,當個快樂的輸家。

 

文:陳思宏

 

本文轉載自 Scholastic Asia,原文請見以下連結: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奶熊工作室|整理Sämuel